腾讯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|天涯明月刀官网职业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人妻小說  »  帶孩子的日本女人
帶孩子的日本女人

帶孩子的日本女人


我最愛在午飯之后四處溜連,各式三五成群,或者形單只影的婦女,隨處可見,也幾乎伸手可觸。

那個星期四下午,我坐在便利店門前的石椅舔雪糕,一邊看著那位推著嬰兒車,似乎正在等待著甚么的女人。

  三十歲左右吧,五呎五吋高,單眼皮,鼻與兩片嘴唇都是典型日本女性的模樣,不美,但站住人前卻有一份特別的韻味。

  她亦偶然借意「回眼」,不是錯覺,我對怨婦的身體語言很有經驗。

  事情發展得相當順利,當我上前蹲起來逗她躺在嬰兒車上的孩子,當我用手背揩擦她的小腿,而她又掩著嘴笑……

  用英語胡亂搭訕了幾句,我便跟她回家。

  連孩子也未及推入房,她已緊摟著我的頸撞向客廳的餐桌。我含住她吐過來那條濡濕的舌頭,她亦絕下客氣,用手隔著褲摸我的龜頭、睪丸……我拚命啜她的口水,同時,也快速地翻起她的V 領毛衣,推起白色胸圍??

  她的乳頭。

  乳房不很大,但尖挺,握在掌心,既軟且暖,像兩團肉造的小布袋。

  我的陰莖被她搓得硬繃繃,日本女人彷佛意會是解放它的時候——皮帶、褲頭、拉鏈、三角褲,她逐一扯掉,最后,整條賁著青筋的熱俸就赤裸裸地落入她左手的兩根手指——拇指和無名指。兩個指尖,由龜頭尿道口的打圈按摩,到冠溝、到陰莖底、到莖軸與陰囊,有時急促,有時,又似耍太極,拖拖轉轉,逗得我差點叫出來。

  啜過香甜的唾液,我的口順勢溜到她飽脹的乳房,先是以嘴唇去擠壓她發硬的乳頭,接著用牙,咬、磨、噬再加舌尖的挑弄……她的呼吸越來越混濁,啊——呀——啊——呀地呻吟著,纖巧的腰肢也下斷扭擺……電話突然響起,我的青蛇問路頓時一窒,看看她,她從容地拍拍我的膊肩,似乎早已習慣,側過身便拎起無線電話應答……我順勢游到她的肚臍、小腹、陰毛……

  一股夾雜著香水的騷味悠悠地竄向我的嗅覺系統,非常原始,我的嘴不禁張開……我的手指也自然地配合行動。

  「我要這個日本女人大聲嗌!嗌得天崩地裂!」我心想。于是,舌頭在茂密草叢搜索之余,中指亦揮軍直插,一搗而入她淫水四濺的桃源肉洞,大肆攪動。

  我的鼻頭頂住她的陰核,舌連同手就橫橫直直左右穿插她暖呼呼的嫩肉縫隙,日本女人雙腿一夾,將我的頭牢牢鎖住……

  掛線。她開貽放聲嘶叫,中間還附帶幾句日本語……我勃起的陽具經已脹得接近爆炸,舔一舔嘴,我分開她緊張的雙腳,想移船就磡,好好來一個徹底抽插……

  大概是她叫得忘形了,原來熟睡在嬰兒車的小孩亦被吵醒,哭起來……抵于弦上的箭怎可不射?我挺著腰,把她的腿擱到肩上,整條火俸已經連根破入泛濫的水蜜桃中,結結實實搗塞了好幾十下,肉與肉撞過不亦樂乎。

  畢竟有母性,她雖然一邊曳臀奉迎,一面亦騰出手來捉住嬰兒車的扶把,輕輕地前后拖動。說也奇怪,小孩的哭聲漸漸止住。

  「她喜歡搖。」女人以不純正的英語告訴我她女兒的習慣。我禮貌牠笑,喜歡搖?我也搖吧!

  我托著她那雙白哲、溫軟的大腿俯前,她的屁股肌肉隨即收緊,我的陽具就徐徐一下一下套動,而每一下都幾乎連陰囊都塞進水洞。

  慢,但有力,我的陽具不斷往窄窄的肉洞左右開拓,說真的,我有鑿闊它的意圖,然而,遇到的卻是一次極緊密的捍衛,一浪接一浪的壓力反覆、有節奏地朝我的小兄弟涌前,我低頭舐她的耳珠,是聲東擊西的方法吧!

  但見她兩眼翻白、雙頰糾紅,一連串肌肉的抽搐隨之引發,沿龜頭一直擴散、攀爬……

  忽然,我感到一道烘熱的沖力襲向我的陰莖……她也會射精嗎?是金瓶梅里所描述的女人陰精嗎?不知道,我可熬不住了,屁股冷顫了幾下,精液一塌糊涂噴射……

  我含住她的乳頭躺了一會,之后她亦禮貌周周地翻過身,找來熱毛巾給我敷面、拭抹小兄弟。

  臨走前,我湊近日本女人的耳畔說了些好聽但無意義的贊美語,再蹲著看看她的女兒。

  三點半,踱步回公司。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