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天涯明月刀手游官网|天涯明月刀官网职业
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
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

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

1隔壁的晴姐
  八月,炎夏,濱海市。
 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,因為這個時候,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。
 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,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。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系,一塊碎磚頭有些松動。陳揚這個家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,然后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。
 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。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,太有韻味了。她的身材,好得令人發指。
  說起來,蘇晴今年二十八歲,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里做營業員。她是離異的少婦,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。
  每天晚上,陳揚看著蘇晴穿著黑色的小西服,黑色套裙,黑色絲襪回來的時候,陳揚就覺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。
  這女人,實在是太動人了。天生的一股子媚意,臉蛋跟水蜜桃似的,一捏能捏出水來。
  這時候,衛生間里傳來水聲嘩嘩。
  陳揚心里也是算計著時間,他興奮的從床上跳了起來。這蘇晴,每天洗澡的時間真是準時啊!
  他快速來到了那碎磚前,抽開了碎石。
  這大夏天的,出租房里燒熱水也麻煩。所以蘇晴用的是冷水洗澡,這樣便也沒有什么霧氣。很好的方便了陳揚這色胚子。
  他馬上從小洞里看見蘇晴脫光了衣服,就在衛生間里抹了沐浴露。
  那豐盈的嬌軀完美無瑕的在陳楊眼前呈現。陳楊激動到爆,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褲子里面……
  發泄完畢后,陳揚才滿足的將碎磚堵了上去。他覺得這樣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極點啊。
  夜色已深,陳揚躺在床上抽起煙來。
  別人都是事后一根煙,他想自己這也算是事后一根煙吧。
  這天晚上,陳揚做了一個夢。
  在夢里,他又回到了非洲叢林里。
  那叢林茂密交錯,周遭還有硝煙彌漫。
  “大哥,我錯了,你殺了我吧。”老二林南跪在陳揚的面前,痛哭流涕。
  陳揚的眼中閃過痛苦的神色,他與林南是過命的交情,生死與共。
  當初是他和林南一起創立了血狼雇傭兵。
  狼王陳揚之名在整個雇傭世界里都是神一樣的傳說。
  可林南因為一夜風流,將重要的信息泄露給了敵人。導致血狼雇傭團死的死,傷的傷。若不是陳揚力挽狂瀾,血狼雇傭團便要全軍覆沒。
  “你走吧。從此以后,你不再是血狼的人。”陳揚沉默半晌后,說道。林南的身子劇烈顫抖起來,他嘶聲說道:“大哥,我生是血狼的人,死是血狼的鬼。咱們來世再做兄弟!”
  砰!
  林南倒在了血泊里,他自殺了。
  殘狼林南的開槍速度,沒幾個人比得上的。所以就算是陳揚也來不及阻止。
  “林南!”陳揚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,他的雙眼發紅。想起林南的死,他還是痛苦萬分。
  這時候的陳揚,再不是猥瑣偷窺的混蛋,而是受傷的孤狼。
  他喃喃說道:“林南,你放心吧,我知道你這輩子,最在乎的就是你的妹妹。我會一直保護你的妹妹,不讓她受到任何欺負。”
  早上七點,陳揚準時起床。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衛生間的時候,正看見蘇晴穿著黑色套裙,微微翹著臀在洗臉。
  那裙子格外的緊繃。
  陳揚在后面看的眼睛發光,大早上的,姐姐你這么玩,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啊!
  陳揚的腦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蘇晴時,那春光美妙的一幕。
  這么一想,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強烈的反應。
  剛好這時候,蘇晴洗臉完畢,轉身便看見了陳揚。
  陳揚不由大窘,如果讓蘇晴看見自己的小帳篷,那她還能不明白自己的齷齪心思。
  陳揚靈機一動,迅速彎下身子,捂住腹部,苦著臉道:“不好意思,肚子疼,著急。”
  蘇晴走路還有些不自然,她本來還想跟陳揚打招呼呢,見狀連忙讓了出來,說道:“我剛好完了,你快進去吧。”
  陳揚關上衛生間的大門之后,這才長松一口氣。暗忖,這蘇晴可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啊!
  想自己在國外的時候,也是見識了不少美女的。俄羅斯的妖精,美國的奔放妞,法國的浪漫妞等等。但是這么多美女,都沒一個有蘇晴這么有味道啊!
  洗漱完畢后,陳揚整理內務后,就要出門。
  巧的是,蘇晴也帶了女兒小雪要出門。
  小雪長的很漂亮,穿著白色的小裙子,黑色皮鞋,跟個小公主似的。這小丫頭,見了陳揚,馬上乖巧的喊道:“叔叔早上好。”
  陳揚頓時大樂,說道:“小雪好。”他說著就上前,一把將小雪抱起,說道:“來,香叔叔一個。”
  小雪馬上涎噠噠的在陳楊的臉頰上吻了一下。
  蘇晴在一邊看著,也不阻止。她對陳揚還是有些好感的,因為陳揚很陽光,每次對自己的女兒也好。
  當然,如果她要是知道陳揚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,還將她當做幻想對象。那她估計要恨死陳揚了。
  兩人正要一起出門,便在這時,外面一輛面包車轟然停下。
  接著下來四個人。其中一個人正是蘇晴的前夫徐志!
  蘇晴立刻臉色發白。
  小雪更是害怕,將頭埋在了陳揚的懷里。
  陳揚抱緊小雪,輕聲安慰道:“乖,有叔叔在,叔叔保護你。”
  “你來這里干什么?”蘇晴冷聲沖徐志斥責。
  徐志掃視了蘇晴和陳揚一眼,隨后冷笑說道:“喲呵,蘇晴,你個騷狐貍,這么快就找了個姘頭啊!不過你這眼光不怎么樣啊,這家伙這么窮,哪兒能滿足你嗎。”
  他說話當真是下流無恥。
  蘇晴立刻被氣得七竅生煙,飽滿的胸口劇烈起伏起來。“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凈點。”蘇晴警告徐志。
  徐志冷笑連連,說道:“我呸,你在老子面前就裝的跟個圣女似的。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樣呢。算了,懶得跟你啰嗦,給老子拿三萬塊錢來。”
  第2章套近乎
  蘇晴一聽徐志這么理直氣壯的話,不由怒極反笑。“我憑什么要給你三萬?咱們早已經離婚了,女兒的生活費你從來沒給過。別說我沒有三萬塊,就算我有,我就算扔給狗也不會給你。”
  徐志說道:“靠,一夜夫妻百夜恩,你這娘們還真夠狠心的。你那些金銀首飾是我給你買的,現在拿來賣了不正好?我告訴你,你今天給也得給,不給也得給。反正我欠這些大哥們三萬塊,他們說了,要是你不拿出來錢,他們就拿你去做小姐來還錢。”
  蘇晴一聽徐志這話,簡直要氣瘋了。她厲聲道:“滾, 你給我滾。”
  徐志臉色不好看了,道:“臭娘們,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他轉頭對后面的三人說道:“虎哥,你都看見了,這娘們不聽話。反正她是我老婆,我現在拿不出錢來,你們就拉她去抵債吧。“
  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漢,顯然是專業的打手。其中一個叫做虎子的大漢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,說道:“我要去請示一下孫少。”說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車前。
  敢情面包車里還坐了一位。
  蘇晴見到這一切,她的臉色發白,嬌軀劇烈顫抖。她將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陳揚的身上,但又想到,自己跟這個大男孩無親無故,他會幫自己嗎?
  再則,他一個人又敢得罪這些兇神惡煞嗎?
  便也在這時,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。他說道:“你老婆長的很不錯,孫少說了,陪孫少一個月,這錢就算了。你沒意見吧?”
  徐志連忙說道:“當然沒意見,當然沒意見。”
  虎子當下一揮手就讓手下去抓蘇晴。
  蘇晴害怕極了,便也在這時,陳揚就是抱著小雪,如一座淵岳大山擋在了蘇晴面前。陳揚冷笑一聲,說道:“無恥的人我見多了,像你們這么無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。”
  “滾開!”其中一名彪形大漢直接伸出大手來提陳揚的領子,想將陳揚一下丟出去。
  陳揚反手一抓,直接將這大漢的手腕捏住,接著一扭。
  大漢慘叫一聲,痛得跪了下去。另一大漢見狀,不由失色,他馬上揚起缽大的鐵拳,狠狠的砸向陳揚的臉門。勁風呼呼,威勢駭人。
  蘇晴不由失色。
  陳揚至始至終抱著小雪,他突然之間施展出一招蝎子腿來。腿如蝎子鉤,直接鉤中那大漢,那大漢頓時重心不穩,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。
  虎子見狀,微微失色,隨后冷笑道:“喲呵,看來是個練家子啊!”
  陳揚掃了虎子一眼,卻是懶得理。蘇晴害怕小雪有事,連忙過來抱了小雪,又感激的沖陳揚說了聲謝謝。
  那虎子面對陳揚,忽然一抱拳,說道:“在下程虎,師承程派八極拳,便向閣下討教幾招。”他說完之后,身子便動了。
  動如雷霆,他的功夫絕對不是之前兩個大漢能夠比擬的。
  手肘之上,條條青筋爆起,猶如一條黑蛇纏繞,恐怖到了極點。
  “什么亂七八糟的玩意兒。”陳揚嘀咕一聲,見虎子拳肘如八極槍朝自己的咽喉扎來,他看也不看,一巴掌抽了過去。
  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,而且快如閃電!
  啪的一聲,虎子立刻被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個轉圈。
  虎子滿腦子都是金星亂舞,幾乎被抽懵了。隨后,他醒過神來,眼中流露出畏懼之色,他看了眼陳揚,轉身就朝面包車走去。
  因為虎子知道,眼前的年輕人是個絕對的高手。
  這樣的人,不是自己這群人能夠得罪的。
  虎子那邊跟什么孫少商量后,馬上就召集手下離開。他們也是好漢不吃眼前虧的主。
  徐志見狀也有些畏懼,馬上就要跑。
  “站住!”陳揚冷喝一聲。
  徐志身子一顫,跟見鬼似的看著陳楊,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  陳揚冷笑一聲,大踏步來到徐志身前。
  “你別亂來。”徐志失色。
  陳揚抓住徐志的手腕,咔嚓一聲,直接將他的手掰斷。“這是個小小的警告,下次再敢來打擾蘇晴母女,我要你的命!”
  陳揚話里帶了森寒的殺意。
  這種殺意是手上積累了數十條人命凝聚出來的。
  一瞬間,徐志嚇得屁滾尿流,快速而狼狽的逃離。
  那徐志和孫少,虎子一群人來的快,去的也快。
  陳揚回過身來。
  蘇晴抱著小雪,她眼里感激無限,真誠的說道:“謝謝你。”
  “我叫陳揚!”陳揚微微一笑,說道:“晴姐,咱們是朋友呀,這點小事當然要幫忙。”他心里想的是,都把你看光了,這點忙當然要幫啊!
  他是個打蛇隨棍上的家伙,早就想親近蘇晴了。每次對小雪那么熱情,也是想套個近乎。當然,他也是真喜歡小雪這小丫頭的。
  蘇晴臉蛋微微一紅,她身上有種好聞的天然香味。她同時也感覺到了陳揚身上強烈的男子氣息。“朋友?”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聲。
  陳揚露齒一笑,陽光十足,說道:“難道晴姐不愿意當我是朋友?”
  蘇晴忙說道:“當然不是。”她也不糾結這個問題,說道:“我上班快要遲到,真的很謝謝你,要不今天晚上我請你吃飯吧。”
  陳揚當然樂意得很,說道:“好啊!不過晴姐,你把你電話號碼告訴我,我怕那個人渣再找你麻煩。到時候,有事你就聯系我,怎么樣?”
  蘇晴心頭一驚,她也有些擔心。于是就毫不猶豫的告訴了陳揚號碼。
  陳揚心里樂開了花,感謝蘇晴的前夫啊!終于讓哥們能跟蘇晴更近一步了。
  留下號碼后,陳揚也回撥過去,隨后便跟蘇晴告別。因為他被這么一耽擱,估計也是要遲到了。
  小雪是直接上的校車。
  蘇晴則是打的士去上班。陳揚慢悠悠到了站臺。
  擠著上公交車時,陳揚前面是一女白領。后面的人使勁擠,陳揚也就樂意朝女白領的臀上擠了過去。
  那女白領立刻憤怒的回頭看向陳揚,陳揚正打算說不好意思。誰知道那女白領怒道:“你擠個幾把啊!”
  陳揚立刻紅了臉,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一個!”
  車上的人頓時轟然大笑。
  第3章美麗兇悍的主管
  陳揚上班的地方是雅黛化妝品公司。雅黛公司的規模不算很大,不過其中生產的香水銷售量很不錯。這家公司的資產已經達到了一億人民幣。
  不過濱海是旅游發達城市,所以在濱海來說,只算是中等偏下的公司。
  而陳揚在雅黛公司是一名驕傲的保全人員,簡稱保安。
  雅黛公司的地點是錦湖大樓。
  大樓一共四層,被雅黛公司全部租了下來。
  陳揚到了公司大樓后,他先去保安休息室里換衣服。
  “靠,老夏,今天怎么都這么安靜啊。平時你們不都是已經牛逼吹上天了嗎?”陳揚還沒走進休息室,聲音就先傳了進去。
  老夏是保安隊長,陳揚為人灑脫,不計較,所以和大家關系處的很好。
  此時,陳揚一進休息室,立刻就看見了公司的營銷部門主管趙曉蕾寒著臉看著自己。
  “我靠,又是這女人。”陳揚見到趙曉蕾便明白了一切。
  而老夏和幾個保安都待在一邊,大氣也不敢出。
  大家都是一副陳揚你今天慘了的表情。
  趙曉蕾穿著黑色包臀裙,性感,美艷。她長的很高,一雙穿了黑色絲襪的美腿能讓男人瘋狂。
  不過這娘們對客戶熱情無限,對下面的員工冰冷如寒霜。
  陳揚和趙曉蕾是有過節的,只因為有次老夏他們吹牛說趙曉蕾的身材。陳揚為了跟大家合拍,說了句趙曉蕾那娘們的屁股,摸起來肯定很爽。
  結果,好死不死被趙曉蕾剛好聽到了。
  從此之后,趙曉蕾就算是恨上了陳揚。
  陳揚也覺得自己冤枉死了,老夏那群人說的更加過火,什么趙曉蕾陪客戶睡過覺之類的等等。
  怎么就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槍口上。
  不過,趙曉蕾雖然是領導,但卻是營銷部的。管不到保安部這里來。
  所以趙曉蕾是時刻盯著陳揚,有時候有些搬東西的累活,便也毫不猶豫的來找陳揚。陳揚有的是力氣,倒也不在乎。
  且不說這些,此刻陳揚搓了搓手,干笑著說道:“趙主管好,您今天真漂亮呀。怎么有空大駕光臨到我們這里來呀?”
  趙曉蕾冷笑一聲,說道:“陳揚,你足足遲到了半個小時。這是你這個月第三次遲到,按照公司的規定,你是可以被開除的。”
  陳揚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狠狠的瞥了眼趙曉蕾,暗道這娘們真狠啊!原來一直盯著老子。
  老夏見狀忙站出來打圓場,說道:“趙主管,您看這陳揚也是年輕不懂事嘛,咱們再給他一次機會。遲到該扣錢就扣錢吧。”
  陳揚也附和著說道:“是啊,是啊。”
  趙曉蕾狠狠的瞪了眼老夏,說道:“夏隊長,我還沒說你呢。前兩次陳揚分別遲到四十分鐘和一個小時,為什么你都沒有記錄?我看你這個隊長是不想干了吧?”
  老夏雖然也是小領導,但他已經五十來歲,找這份工作不容易。而趙曉蕾是總裁林清雪面前的紅人。所以他又那里敢得罪趙曉蕾,只能吶吶著閉嘴。最后無奈的看了眼陳揚,表示愛莫能助。
  陳揚無語的說道:“趙主管,您說您一營銷部門的主管。您跑我們這來管我們的考勤,這不是不拿人事部的領導們不當回事嘛。”
  趙曉蕾冷聲說道:“你是說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?”
  陳揚嘆息一句,說道:“哎,這話可是您自己說的。”
  趙曉蕾不由氣得臉色煞白,這狗日的小保安,太膽大包天了。居然敢這樣無視自己的威嚴,趙曉蕾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你等著,我這就去找人事部。”
  她說完就出了去。
  剛一出休息室,后面就傳來陳揚的聲音。
  “等等!”
  趙曉蕾心中冷笑,她停下了腳步。她暗道:“混蛋,終于知道害怕了吧,要求饒了吧?哼,不管你怎么求饒,老娘都不會放過你。”
  她回過頭來看向陳揚,她很想看到陳揚服軟的表情。
  沒想到陳揚玩味的說道:“趙主管,你扣崩開了。”
  趙曉蕾立刻下意識的低頭。
  她這黑色的裙子有一顆胸扣,本來扣的很緊。這時候卻不知道為什么崩開了,立刻……
  不得不說,趙曉蕾這娘們雖然很兇,還睚眥必報。但絕對是個有料的女人啊,這都是她的實力啊!
  趙曉蕾不由啊了一聲,臉蛋通紅。她忙轉過身去,迅速將胸扣扣好。
  便也在這時,陳揚慢悠悠的說道:“趙主管,您真要開除了我,那您以后就折磨不到我了咯?反正我要去外面找個保安的工作也不難。可您就再不是我的領導了。”
  趙曉蕾立刻一個咯噔,暗道:“是啊,這保安的工作又不是金飯碗。不行,不能開除他,得慢慢的折磨這個家伙。”
  一念及此,趙曉蕾回頭狠狠道:“我怎么做,用不著你教。”說完之后就朝走廊上走去。
  她一下走急了,腳下一扭,又一滑。立刻尖叫一聲,便要摔個狗吃屎。
  這地面可是光滑的大理石,這一下摔過去可是有些嚴重。
  便在這時,趙曉蕾只覺眼前身影一閃。
  接著自己就摔在了一個人的身上。
  這個人當然就是陳楊,此刻,趙曉蕾壓在陳楊身上。
  兩人的姿勢極其曖昧。
  本來,陳揚是可以直接抓住趙曉蕾的。但選擇了毫不猶豫的躺了下去。
  趙曉蕾不由臉紅耳赤。
  陳揚馬上義正言辭的說道:“曉蕾姐,我沒事,我不疼。”
  這貨打蛇隨棍上的本色又出來了。
  趙曉蕾自然也不好怪陳揚,畢竟人家是幫了自己。
  陳揚馬上也跟著起來,他身上還有趙曉蕾的香味,這滋味真是讓人懷念啊!
  第4章你特么倒是打我啊
  趙曉蕾匆匆忙忙的離開了。這娘們居然害羞了。
  陳揚呵呵一笑。他回頭時就看見老夏一群人在那偷看。老夏嘿嘿一笑,說道:“陳揚,你個小兔崽子,剛才那一下動作真快啊,我們都沒看清楚,你就睡在地上了。”
  一保安小李則玩味的說道:“揚哥,趙曉蕾那對肉球擠壓的感覺怎么樣?真羨慕你的艷福啊!”
  陳揚干咳一聲,說道:“背后莫要議論他人是非!”這貨是前車之鑒啊,不敢亂說了。
  眾人那里不懂,馬上轟然大笑。
  這場風波就此平息。
  陳揚換上保安服,帶了電棍,跟皇軍進城似的到處亂晃。美其名曰是四處巡視,及時發現安全隱患。
  雅黛公司里,大多部分都是女性。
  而且,化妝品公司嘛,對于員工著裝的要求是漂亮。所以陳揚的大部分精力是發現美女,環肥燕瘦,美不勝收啊!
  一路過去,跟看沒剪過的武媚娘傳奇似的,波濤洶涌。
  在國外過了多年的腥風血雨日子。神經一直是緊繃的。
  回來之后,陳揚覺得這樣平靜的小日子才是他所喜歡的。可以自由在在,無拘無束。
  下午的時候,陳揚正在休息室里午休。
  突然,手機響了。
  陳揚接過,是老夏打來的。老夏聲音嚴肅,說道:“陳揚,快到總裁辦公室來。”
  陳揚心里一個咯噔,難道林清雪出事了?
  林清雪就是林南的妹妹。
  陳揚來不及拿電棍,迅速出了休息室,朝總裁辦公室奔去。
  總裁辦公室在四樓,此刻,辦公室前,老夏一群人都在外面待著。
  趙曉蕾也在,她一臉凝重。
  “怎么了?什么情況?”陳揚沖趙曉蕾問道。
  趙曉蕾見了陳揚,仿佛見到了主心骨。因為老夏根本沒什么主見。
  趙曉蕾壓低聲音說道:“慶安集團的齊嬌嬌帶了手下猛將獨眼來跟林總談生意,我怕里面出什么意外,所以叫大家來防備著點。萬一里面有情況,大家就立刻沖進去。”
  陳揚恍然大悟,他說道:“林總一個人跟他們談?”
  趙曉蕾說道:“里面還有商務部的唐青青部長和林總一起。”
  陳揚思索一瞬,他沖趙曉蕾說道:“你讓大家都忙自己的去,我進去陪著林總。”他說完就直接敲門。
  趙曉蕾不由無語,這家伙怎么這么冒失。
  里面傳來林清雪的聲音,說道:“誰?”
  陳揚馬上說道:“林總,我是保安部的陳揚,趙主管吩咐我來,說是您談生意,身邊得有個使喚的人。”
  趙曉蕾見狀也就忙附和道:“是啊,林總。”
  辦公室里的林清雪和唐青青不由一喜,這齊嬌嬌和獨眼太囂張跋扈了。兩個女人的氣場被壓迫得很弱,這時候來個男人也好。
  當下,林清雪說道:“好,進來吧。”
  陳揚當下就推門而入,隨后也就關上了門。
  辦公室寬敞明亮,林清雪和齊嬌嬌相對而坐。唐青青坐在林清雪的身邊,那獨眼卻是冷冷的站在齊嬌嬌的身后。
  齊嬌嬌長的妖媚至極,濃妝艷抹。她冷冷的說道:“林總,我還是那句話。這家雅黛公司,包括你新研究的一號香水秘方,全部都賣給我。我出給你八千萬的價格,八千萬,也足夠你揮霍一輩子了。”
  林清雪還沒說話,唐青青已經氣得飽滿劇烈起伏,她氣憤的說道:“齊總,我們雅黛公司每年產生的利潤就有一千五百萬。總價值已經接近1.5億。而且,這次我們林總研究的一號香水更是無價之寶,一旦推出,我們的業績翻倍都不是不可能。你居然要八千萬買下,也欺人太甚了。”
  那獨眼是個光頭的男子,他身上有種彪悍的殺氣。這個獨眼,沒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但是他的名聲在濱海市是響當當的,獨眼開了個黑水保安公司,他手下的保安個個驍勇。而獨眼則是保安之王。
  獨眼看向唐青青,他淡淡一笑,說道:“唐小姐,我們齊總和林總談話,你還是不要插嘴的好。你這么年輕,如果出點什么意外,我會感到很可惜。”
  唐青青頓時臉色煞白,她那里聽不出獨眼話語里威脅的意味。
  獨眼又看向林清雪,說道:“林總,咱們華夏有句成語,叫做見好就收。濱海市龍盤虎踞,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。你一個弱女子,還是要懂得順勢而為才好,否則最后難免人財兩失。當然,林總,我沒有威脅你的意思,只是好意的提醒。”
  這特么就是赤果果的威脅啊!林清雪一向冰冷沉穩,但她終究是女孩子。這時候不禁害怕起來。
  但很快,林清雪深吸一口氣,說道:“很抱歉,雅黛公司是我所有的心血。不管你們出多少錢,我都不會賣。我相信,華夏是一個法制社會,沒有人能亂來。”
  齊嬌嬌哈哈一笑,說道:“林總,你還真是個小女孩啊,童話夢沒有醒,還不知道這個現實的殘酷。”
  “你們請吧。”林清雪實在是受夠了,冷冷說道。
  齊嬌嬌說道:“林清雪,你最好還是好好的想一想。”
  “我不用想了。”林清雪強硬無比的說道。
  齊嬌嬌正欲說話,陳揚先說了,道:“我說你們這對狗男女是不是耳朵有毛病啊,我們林總已經讓你們離開了,怎么還賴著不走了。”
  這句話一說出來,現場立刻變得落針可聞。
  林清雪與唐青青嘴巴張成了o型,擦,這個小保安也太吊了吧,居然敢這么跟齊嬌嬌和獨眼說話。
  而齊嬌嬌與獨眼也是呆了一呆,一時之間有些回不過神來。
  回過神后,齊嬌嬌與獨眼勃然大怒。
  無論是齊嬌嬌與獨眼都是濱海市響當當的人物,怎么能容忍一個小保安的侮辱。
  齊嬌嬌眼中露出寒意,她站起身面對陳揚,卻是對獨眼說道:“獨眼大哥,看來你要教教這個小賤種怎么做人了。”
  獨眼冷冷看向陳揚,說道:“很好,你是這么多年來,第一個敢當面辱罵我的人。”
  陳揚摸了摸鼻子,忽然嘻嘻一笑,說道:“看起來你很牛啊,我年紀輕,不懂事。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你特么倒是打我啊!”
  “找死!”獨眼眼中崩出寒意,腳下一動,那堅硬光滑的瓷磚忽然龜裂開來。
  第5章高手之爭
  獨眼是正宗的少林俗家弟子。如今的少林寺雖然已經商業化,大部分的僧侶都不會功夫。不過少林寺聞名已久的就是功夫,所以少林寺還是有內門武僧。這些和尚都是有真功夫的。獨眼就是從少林寺內門出來的,他的鷹爪鐵布衫非常凌厲。
  此刻,獨眼動怒,腳下一踩,地面龜裂。他手成鷹爪,手背上條條青筋如蚯蚓盤根,恐怖至極。獨眼一腳踏出,施展的是少林寺中的天罡禹步。雙腳內盤外扯,摩擦之間產生強猛的力道。
  頓時,人如雷霆,瞬間就已來到陳揚的面前。接著,鷹爪手狠辣凌厲的抓擊向陳揚的腹部。
  少林寺的鷹爪鐵布衫也是國術。
  國術只殺敵,不表演。
  既然要動手,就要存殺人的心。所以獨眼這一出手是相當可怕的。
  陳揚也是行家,眼睛微微一瞇,就知道這獨眼是個高手。閃電之間,眼前一黑,勁風辛辣。他的腹部發癢的厲害,眼看躲避已是不及。
  對方來的太快太快了。
  就在這時,陳揚突然也動了。
  他施展的是自己看家本領,羚羊掛角的身法。
  所謂羚羊掛角,無跡可尋。
  那羚羊在山間奔騰,來去自如。
  獨眼只覺已經觸摸到了陳揚的衣服,突然,陳揚就斜里一竄,貼著自己的爪子奇妙的跳了出去。
  這一下的躲避,妙到毫巔!
  在林清雪,唐青青,齊嬌嬌的眼里,陳揚簡直就已經是移形換影的大神通了。
  陳揚瞬間來到了獨眼的右側,接著一招摟腰割草施展出來。居然是大手從獨眼的肋下穿過去,直接將獨眼抱在了腰間。
  這是形意拳中的一招,模仿農民伯伯用鐮刀割草。
  獨眼被抱住,還來不及有任何變化,只覺一股大力壓迫而來。瞬間讓他四肢百骸的勁力全部散去。
  獨眼頓時大駭。
  陳揚卻是邪邪一笑,說道:“靠,你特么還真要打我啊!看來我得替你爹教訓教訓你。”說完就將腳下的鞋子踢到空中,一手接住,然后就用鞋底板啪啪啪的連抽了獨眼十來下。
  這十來下可是又重又狠,抽得獨眼慘叫連連。
  齊嬌嬌,林清雪,唐青青不由看傻眼了。
  獨眼是什么人?是濱海市的絕頂兇神惡煞啊!居然被個小保安用鞋底板打屁股。這太不可思議了,傳出去,獨眼也沒臉混了。
  陳揚抽完之后,才將獨眼丟了出去。
  獨眼摔在地上,鼻涕眼淚一大把,他掙扎著爬了起來,也不說話,直接狼狽的逃走了。
  齊嬌嬌一見獨眼走了,也是一呆。
  陳揚看向齊嬌嬌,嘿嘿一笑,道:“臭娘們,是不是也要我來打你屁股才肯走?”
  齊嬌嬌尖叫一聲,臉色煞白,立刻也跟著跑了。
  解決完這一切,陳揚才將鞋子穿好。他向還呆呆傻傻的林,唐二女說道:“林總,唐部長,我就先出去了啊。”說完轉身就走了。
  別看陳揚解決獨眼輕描淡寫,實際上,卻是陳揚修為玄妙的精髓所化解。
  獨眼這種高手,的確是難以對付的。
  陳揚出了辦公室,那辦公室外,趙曉蕾,老夏等人都還在。
  老夏等人跟看妖怪似的看陳揚。一個保安嘀咕道:“我靠,陳揚,你可以啊。你用鞋底板抽了保安之王獨眼的屁股。”
  陳揚不喜歡張揚,他呵呵一笑,說道:“人家是保安之王,那是說會訓練。又不是說功夫多好,我以前當過兵,打這家伙也不是難事。”
 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。
  趙曉蕾看陳揚的目光已經徹底不同,她覺得陳揚真是夠爺們兒,夠有男人味。
  “大家都散了吧。”陳揚揮揮手說道。
  老夏等人也就聽話的散去,無形之中,陳揚的威嚴已經形成。
  陳揚也就跟著離去。
  進入保安休息室后,老夏卻是有些悶悶不樂。
  陳揚直接捶了老夏的肩膀,說道:“靠,老夏,你在想撒呢?是不是擔心我搶你保安隊長的位置啊?你放心吧,你是我的老大哥,我就是辭職不干,也不能跟你搶飯碗啊。”
  老夏還真是擔心這個,聞言不由訕訕一笑,說道:“臭小子。”其余保安也對陳揚大生好感,大家又是一起說說笑笑。
  半個小時后,商務部部長唐青青親自來到了保安休息室。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眾,號[紅衣文學] 回復數字112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陳揚正在跟沒值班的保安們扯淡吹牛,說道:“以前在越南的叢林里,那些大毒梟躲進去,難找的很。而且啊,毒梟們的裝備比老子們正規軍還吊。娘的,有一次,老子差點就掛在里面了。幸好……”
  大家聽的聚精會神。
  唐青青咳嗽一聲。
  陳揚一眾人立刻回頭。
  唐青青穿著藍色的仙女裙,雪白的脖子上戴了一條鉆石項鏈。顯得格外的有氣質。
  唐青青一向在眾多保安面前是表現得很嚴肅,很有領導威嚴的。
  所以大家在唐青青面前也不敢放肆。
  那知道,陳揚這貨見了唐青青,馬上就嬉皮笑臉的道:“唐部長,您今天穿的真漂亮啊。您這一來,咱們這休息室立刻蓬蓽生輝啊!”
  唐青青本來還想板著臉蛋,但聽著陳揚蹩腳的恭維話,還是覺得好笑。她深吸一口氣,憋住笑意,隨后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你跟我來吧,林總要見你。”
  陳揚說道:“哦,好好好,我馬上來。”說完就屁顛屁顛的跟在后面。
  “哎呀,唐部長,你這條手鏈很有品質啊,我瞧瞧。”陳揚一邊走,一邊抓住了唐青青的玉手,裝模作樣的打量起來。
  唐青青也就站住,讓陳揚好好的打量。陳揚左右摸索,占盡便宜,心頭那是一個暗爽啊。“看出來是什么品質了嗎?”唐青青淡淡的問。陳揚依依不舍的放下唐青青的手,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眾,號[紅衣文學] 回復數字112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說道:“這條手鏈應該是和田玉石,恩,價格不菲啊!青青啊,像你這樣的美女,只有這樣的手鏈才能襯托出你高貴的氣質。”這貨打蛇隨棍上的功夫一流,不知不覺就拉近關系,喊起青青來了。
  “這是我在地攤上買的,十塊錢一條。”唐青青淡淡的說道,說完就在前先走。
  陳揚頓時呆在當地,那叫一個窘啊!